圣诞节扫黄之后,我们淘到了这些辟谣与八卦

图片来自芭莎男士,人物:真格基金创始人、新东方联合创始人徐小平

12月23日晚,北京警方进行了“圣诞节扫黄”,依法对涉嫌存在卖淫嫖娼违法犯罪活动的东城区东直门南大街的保利俱乐部、海淀区板井路的蓝黛俱乐部、海淀区大钟寺东路的丽海名媛俱乐部进行查处,查获涉案嫌疑人数百名。

事情在周末爆发,当时大家忙着过圣诞节,大热点直至周一得以爆发。当时,一位保利俱乐部核心信源表示,“(保利俱乐部)是长江商学院的据点,也是互联网投资人的据点,互联网公司CEO有一半去过那”。

这样,一件扫黄事件成功带上了八卦色彩,圈里人、媒体人、吃瓜群众都在不遗余力的猜想,谁嫖娼被抓了。

这些名人都为自己辟谣了

事件一出,知情者迅速上线提供了一份有鼻子有眼的爆料,以下15位为疑似该次事件涉案人员。

上述爆料中的8号嫌疑人,“某提了名字就会满大街都知道是谁的女屌丝网红”,与另一爆料人@辣笔小球的爆料似乎相吻合。微博用户@辣笔小球发表微博表示,“北京圣诞节扫黄。有个超级女网红,卖淫被抓了。整个一年,她红透了大江南北,捞钱捞到手软。”

网友指出papi酱就是这位卖淫被抓的超级女(屌丝)网红。

常年奔走在红黑一线的Papi酱在今天中午迅速对此作出了回应:

另外,上图中的8号嫌疑人,“Daniel,某著名(男)投资人”也在这次风波中被抓,还下了命令“赶在明天头条出来之前(把我)捞出来”。这个爆料名单的后面,是一张活动现场图,图片中有一张贴有徐小平名字的椅子空了出来,暗指上述被抓的Daniel就是徐小平。

徐小平似乎为了证清白,今天上午发了一条微博,证明圣诞没被抓,与老婆一起过节。但网友并不买账,认为这是欲盖弥彰。

其实,不止网友,连俞敏洪都往这方面想了,下午徐小平再发朋友圈辟谣,为了证明自己,徐小平甚至和PC上的实时时间(2:55)合影,免得吃瓜群众说这是“代发朋友圈”、“老照片”。#吃瓜群众的点之后就跑偏到“俞敏洪为什么给你打电话

上图中的9号嫌疑人,“某新晋崛起的短视频APP”高层,网友猜测其是一下科技CEO韩坤。但韩坤也在朋友圈分享链接变相辟谣了。

此外,之前更博频繁的“红衣教主”周鸿祎,因在23日之后就没有更博,也成了网友怀疑对象,周鸿祎在今天中午辟谣自己安好,还用直播的形式例证清白。

还有些知名度不高的圈内人士、小网红也在这次的事件中发声,不管是辟谣还是蹭热点,这里都不多赘述了。

金融圈的很爱玩儿?

2015年11月,上海市公安部门破获了伊世顿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涉嫌操纵期货市场案,该案涉及境内外配合,非法获利巨大。泽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总经理、“私募一哥”徐翔等人通过非法手段获取股市内幕信息,从事内幕交易、操纵股票交易价格,涉嫌违法犯罪被抓。

此前在反腐风暴中,金融系统一直没有多大动静,反腐之风从那时吹到了金融圈。今次“圣诞扫黄”事件,也让扫黄风也在金融圈吹了一吹,金融圈生活状态究竟如何呢?圈外看热闹。

知乎有这样一个题目: 《迭起的反腐风暴中,金融系统一直没有太大的“动静”》 ,引起了知乎er的疯狂讨论,其中有一匿名金融圈答主这样回复(节选),多少可以一窥金融圈现状:

金融圈子鱼龙混杂,但是,它毕竟是社会财富的集中流动地,这就让问题复杂起来了。

第一,它和所有行业一样,都有贫富分化的问题,只是它的光环太亮眼了。渣女爱盯有钱人,有钱人渣的换着玩,不渣的想抵制诱惑也不容易。

第二,金钱论英雄,相对于纯理科工科的技术性而言,金融行业内的唯金钱论的价值观占据99%的比例,拜金女拜金男真是够了啊,那话题和价值观,还怎么好好聊天,聊点有趣的行不行。

第三,暴富神话。外人对金融行业的神秘感觉,使得骗子有滋生的土壤,渣男们也有机会冒充大款,你想告诉别人相信自己就有钱赚首先要学的就是打扮成有钱人啊,顺便骗骗颇有姿色的渣女们……

第四,浮躁。一次成功的xxx,一笔大单,搞个大新闻……就可以走向人生巅峰。普通人忽然有了钱,他会做出许多暴发户的行为,做许多另自己后悔的事。这一点任何行业都一样,能否保持本心仅限于个人的想法。只是金融行业的钱,来的快而猛。

第五,越高层破事越多,谁不黑?话说最近抓券商老总抓的真狠,白大褂落网了也是让我震撼了一把,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啊,吓的我的前前老板也停止向白大卦方向发展了(他本来想从定增和ipo延伸去二级市场来着,嘿嘿举牌的方式就有这个意思哦)。

其实就像上文中说到的,“人渣”全行业普遍存在,只是金融圈的人离钱更近,诱惑更多。我们不妖魔化金融圈,但总有些骇人的例子大家可以了解下。

今年7月,美国康州人权与机会委员会接到一份诉讼,一位就职于桥水的34岁顾问Christopher Tarui表示,过去一年他不断被他的男上司性骚扰。

诉讼中,Tarui称桥水为“恐惧和恐吓的地狱”,员工在早上到办公室后被迫上交手机,并全天在录像监控和安保队的监控之下。Tarui说,性骚扰始于2014年5月去丹佛出差,当时他坐在男上司酒店房间的沙发上,男上级爱抚了他的腰背部令他大感不适,并立刻离开了房间。

此前,一名气较大性骚扰事件来自对冲基金巨头赛克(SAC)资本管理公司前华人交易员江平。2007年,前赛克公司雇员Andrew Tong曾指控江平性骚扰。依据起诉书,江平曾要求其男性下属Tong穿女性衣服,并为其提供性服务。

在有关法律文件公开后,人们发现,Tong还曾指控江平操纵市场,江平和赛克都否认了这些指控。该起诉最终也被法院驳回。

每个职场都存在性骚扰问题,前些天被曝光的民生银行的业务副总经理关某某骚扰女下属事件也被大家关注。关某某用工作胁迫手下的姑娘跟他开房,不同意就辞退。事件最终以关某某被银行取消劳务合同收场。

关注微信公众号虎嗅网(huxiu_com),定时推送,福利互动精彩多

赞 (0) 评论 分享 ()